研磨、拋光、產品、技術、解決方案

生堯部落格

2019-08-30

2019日本精密研磨講堂 會後報導 2019日本精密研磨講堂會後報導緣起說到這次會舉辦講堂,要追溯到今年初參與日本的「研削加工技術與工具製造技術展」時,SEYA認識了一位老先生。這位老先生是展會特邀的講師,特別在展會中擔任研削加工的顧問,若有問題可以直接與他討論。他在日本業界擔任多年的顧問,為研究緣故也做過多種有趣的實驗,經驗老到,並且為人熱情。身為學者又是顧問的他,出版過許多研削相關的書籍。在日本磨削領域的人,幾乎都知道或讀過他的著作,他是_愛恭輔老師。SEYA在與老師交談並明白其過去經驗後,覺得若是能將日本嚴謹又系統性的研削技術帶來台灣,讓台灣與日本的研磨人相互學習,豈不快哉!於是就鼓起勇氣向愛先生提出了我們誠摯的邀請,沒想到愛先生二話不說的馬上答應!甚至積極主動地開始思考他可以帶給台灣研削人員什麼樣的內容。在這次的接洽後,「日本精密研削講堂」就開始籌備了!日本與台灣在講堂籌備階段,最不容易克服的便是語言的隔閡。當愛先生將他所準備的講義內容交給我們的時候,一方面讚嘆其專業知識,另一方面卻也花了很多時間進行內容翻譯的討論。雖然台日之間有一些研磨用語可相通,但卻仍然因為文化不同,實際在使用上會有細微的差異。舉例而言:「研磨」在台灣指的是以砂輪這類固定磨料的器具做的加工類型;而在日本,指的卻是游離式磨料,更偏向於台灣這的拋光加工。所以在進行翻譯時,也需要注意這類型名詞的差異性,當然仍然會有無法確切翻譯的情況,這時候我們便在講義上以備註英文單字的方式以供查詢。因為翻譯確實有其難度,透過事前的溝通、討論、反覆查考國內外書籍,為了就是能縮短語言上的限制,讓學員可以聽得更懂吸收得更多。不僅是我們,愛先生與翻譯師在這部分也下足了苦心。日本精密研削講堂起手式到了講堂的第一天,除了歡迎各位學員的到來,也如上述,先將名詞的差異性問題和學員說明,讓整體的講堂有一個明確的開頭!這次講堂所選擇的場地是專辦會議的場地,鄰近台中朝馬轉運站、秋紅谷、國家歌劇院。會議中心的設備也是最新、適合精緻型會議的配置。為了填補視覺死角,甚至配備了兩個螢幕,讓每個角落都能清楚看到簡報內容。會議期間也提供茶水、咖啡及點心,體貼學員上課的體力消耗。DAY1紮穩馬步調整呼吸第一天的內容,就像是打底基本功,著重在研削切削的差異、砂輪在研削過程中的作用、砂輪的組成構成,還有砂輪的修整。了解這些,就像是練武術的最一開始就要紮穩馬步,馬步越穩,後續所學習的招式就越扎實!砂輪的構成及研削原理,在任何材質上都是通用的,透過瞭解砂輪的組成、規格標示,了解控制砂輪性能的要因有哪些。DAY2選擇招式開始出拳在紮穩馬步後,再來就需要開始選擇出拳的招式了。研削加工中,有外圓研削、內圓研削、平面研削.....等各研削型態的差異,就像我們要練虎拳、蛇拳還是鶴拳。雖然我們可能已經有特定的研削方式了,但知道更多其他方式的優點缺點,也能幫助接單時判斷工件加工的可行性。除了研削方式外,還有哪些會影響研削結果的因素呢?為了提升效率、精度、品質,將可能的變因列舉出來,一一檢視,並且盡可能地將這些變因的影響降至最低。愛先生依據他在業界的經驗,提出了各種變因,並且將形成這些變數的原因也一一解釋。追根究底、探究成因,這即是日本面對加工技術非常值得學習的職人精神!結語在這次的研削講堂中,除了課程中扎實的原理探討外,最令SEYA感到驚訝的,是愛先生對於研削加工的熱情以及學員的孜孜不倦。愛先生在課堂中非常願意與學員溝通、有問必答!而學員們雖然有語言的限制,但透過翻譯,也非常主動積極地向老師討教。這次的學習,不僅限於課堂的內容,更有實務經驗的交流!台日之間可以相互學習,台灣研磨人大膽嘗試的勇氣、日本研魔人嚴謹探究的精神,兩者相互碰撞,將對研磨界激起新的浪花!我們期待更多的研磨人參與其中,讓研磨技術與時俱進、更上層樓。最新消息日本精密研削講堂將在中國東莞開辦囉!邀請中國內地的磨削好手一起「打通磨削加工的任督二脈」!詳細報名資訊請加微信:seya8888

2019-06-05

日本精密研磨講堂首部曲(報名截止) 日本精密研磨講座首部曲:追求高效率、高精度和高品質的研磨技術(人數已額滿,報名截止)日本精密研磨講座首部曲:追求高效率、高精度和高品質的研磨技術主講人愛恭輔先生(逐步口譯)愛恭輔先生,是日本精密研磨界的重量級專家。著有多本研磨切削專業書籍。目前擔任日本磨粒加工協會顧問,以及先進科學技術研究所代表。不但有超過50年研磨技術研究的紮實基礎,並且也有數十年現場研磨製程指導,甚至新產品開發的實務經驗。是難得的理論與實務並重的專家。研討會主旨研研磨這項加工技術,對於產品的生產是重要且必要的。但加工時的變數非常複雜,往往造成尺寸和形狀精度、表面粗糙度、磨削燒傷和裂紋等質量問題。因此,我們特別邀請日本資深重量級研磨專家愛恭輔先生,以淺顯易懂的方式除了解釋研磨工藝的基礎知識外,並針對提高效率、精度、質量的重要議題進行深入的探討。研討會時間2019年8月21-22日上午9:30~下午4:30(附中餐及證書)研討會地點台中NTC國家商貿中心21樓(台中市西屯區市政北二路282號)費用說明原價:NTdollar12000元/人報名早鳥優惠:NTdollar9800元/人(6/30前報名)憑邀請卡優惠:NTdollar9800元/人(以上價格為兩天含中餐及證書)※匯款帳戶:生堯砥研有限公司國泰世華銀行013水湳分行2332帳號:233035005085報名時間即日起至8/10可直接填寫報名表,或聯繫我們報名專線:04-22950405LINE:53248678為維護課程品質,學員人數有限,請儘速報名。▼請填寫以下報名表▼備註:★因早鳥優惠價已為原價之82折,故恕不再提供團體或其他優惠。敬請提早報名。★若因故需要取消報名,請來電與承辦人員聯繫。7/31前取消報名,可全額退費(扣除必要之規費)。8/1後取消報名將酌收三成手續費,請務必注意。★匯款完成才是正式名額,若未繳交報名費,僅為登記,並非正式名額。

2019-07-16

[磨人專訪]盛昌遠_自動化拋光的挑戰 盛昌遠:專業規劃設計製造砂光、拋光專用機械,針對金屬棒材、管材、壓鑄工件、鍛造等異形工件製造自動化省力化機器設備,客戶含蓋鋼鐵廠、汽機車業、自行車業、3C產業、衛浴設備、工業零組件等。產品從簡易的經濟型一直到高階CNC數值控制機種與機器手臂,均可滿足各種客戶的需求。尤其在「異形工件」這個領域,廣泛使用CNC數值控制機種與機器手臂,簡單易學的教導式程式編輯,即使沒有電腦操作基礎的人員也可以輕鬆的駕馭。另外在爵士鼓樂器製造業界,更有一群曾親身參與製程的專業工程師,針對使用者的特性開發出符合各家廠商適用的機型。這次我們就訪問到盛昌遠的廖碧模先生(下稱廖),來了解拋光的自動化過程。拋光自動化的發展SEAY:拋光這項工藝在還沒自動化之前是怎麼樣進行的呢?廖:都必須用手工拋光!人拿著工件一個一個磨、邊磨邊看。雖然很耗人力,但靈活性高。SEYA:從傳統拋光到自動化拋光,這當中經歷了什麼樣的轉折與過程?廖:傳統的人工拋光耗時耗力,隨著人力成本的提高,自動化就開始發展了。也透過機械手臂等科技的進步更新,一些不規則的工件也漸漸可以用機械做加工。但現階段也還在過程中,手工和機械仍然需要共存。所以目前比較成功的自動化還是那些生產線比較成熟的產業。最明顯可見的就是像德國的那些汽車大廠,他們的生產線很純熟,爾後再導入自動化,才能讓我們看到理想的自動化狀態。不然全世界多數還是維持傳統的製程。SEYA:在自動化的過程中,有遇到什麼樣的困難,是比較難以克服的?廖:現在拋光這個區塊,在台灣只能說正在“努力去思考”如何自動化,真正投入的並不多。我們都知道有些想法就像別人說的「叫好卻不一定叫座」。雖然我們認為這個議題未來一定叫好也叫座,但現階段我們需要做的,應該是累積技術和實力。像是我們常聽到的『眠仔載的氣力,今仔日愛傳乎便。(明天的力氣,今天要準備好)』就是這樣。你可能現階段在開發,但是技術不普及,價格就會提高,形成叫好不叫座的問題。面對亞洲低廉的代工,價格一提高,就很難接到單子。今天如果是歐洲工廠,資金雄厚,要使用機器手臂量產,安排整條生產線是有可能的!但現階段的台灣要花上上億去買多套設備、安排整個生產線,就必須是有雄厚資本的少數廠家可以做得到。目前台灣的廠家,多半遇到的問題就是資金不夠,就算有資金也花不下去。目前在台灣工業4.0仍然還在呼口號的階段,真正要投入還需要一段時間。自動化拋光的現況與趨勢SEYA:那什麼樣的工件在自動化的執行上是較為困難的,至今仍然需要使用傳統拋光的方式呢?廖:有些工件就算是用機器進行拋光,也仍然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在裡面。很多時候都是機器拋完前段後,再以手工拿持磨拋工具去進行細部的拋光。尤其是不規則形狀的工件、太多的角度,機器無法全部配合,所以需要工人去慢慢磨。SEYA:人工拋光雖然會花大量的時間與人力,但現在卻仍是常見的拋光方式,是因為什麼所以尚未被機械所取代呢?廖:其實就如上所說,現階段都還在預備進入自動化的階段。除了需要投入大筆金錢、時間去設置,真的要讓機械普遍的去取代人工,還需要一段時間。雖然說機器手臂也是已經可以做到像人手一樣的靈活度,也有很多廠家有在做機器手臂,但機器手臂不是拿回來就可以用,機器手臂中內含的程式、軟體也是要全部轉移、不然你是無法使用的。若像是水龍頭這類的工件,死角盲角很多,寫程式可能就要2~3個月;但是可能四個月就要交單,等你寫完時間就不夠用了。這樣的話、不如用人工下去磨還來的比較快。SEYA:CNC磨床和機器手臂,在拋光的過程中,差異為何?廖:CNC整個架構上是針對量產型的工件所設計。以生產線專業分工的方式下去,單一站固定做同一動作,產量可以提高、速度也快。而機器手臂是拿著一樣工件,各個角度去轉去磨,是很耗時間的。實際上機器手臂已經可以像是人手一樣靈巧了,但是編碼的成本太高了。通常還是以「少樣多量」或「少量多樣」來作為基本的區隔。另外值得注意的還有加工模式的連結,像是拋光前的砂光就比較適合靈活的機器手臂進行,而後面的拋光則是讓磨床去做單一動作的製程。所以雖然兩者有其優缺,但若是連結得宜,仍然可以截長補短、發揮更大的效用。SEYA:所以盛昌遠機械,磨床和機器手臂都有製作?廖:我們都曾經製作過,並且也持續嘗試開發改良中。SEYA:面對世界工廠4.0革命的趨勢,您有什麼樣的看法?廖:工業自動化確實是一個“趨勢”,但它需要長時間的建置。如果說一個老廠,他想要自動化,必須更換所有的系統。所有的舊系統都要更換成能資訊化的新系統,才能去擷取所需要的資訊、數據,以進行中央控制。那像電子工業,為何比較容易去建置?就是因為他們是一代廠、二代廠的去興建,一開工就是全新的設備。而一般的工廠,通常是舊機器與新機器一併使用,不可能短期間全數汰舊換新。所以會需要階段性的計畫:一批新機器進廠,開始建構資訊系統、中央控制裝置等等,然後再新的一批機器進廠,繼續進行連結。只是這中間所花的金錢和時間很難去估算,而計劃能否落實也是很現實的問題!SEYA:若是有人想將自己的傳統拋光製程,轉成自動化模式,請問該如何下手?您會如何建議?廖:説真的,現階段要轉換成自動化模式,仍然需要好一段時間,而且也需要一大筆資金投入。不是短時間的投入而已,是長時間的投入。所以我也有聽人說「遷移」也是個做法,因為相對的成本比較低。但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從傳統製程進階到自動化,除了要有決心之外,足夠的時間和資金仍是關鍵。感謝廖碧模先生接受SEYA的採訪。本文為砥礪琢磨原創,轉載需註明出處。

2019-06-14

[磨人專訪] 外圓研磨達人:金明輝 金明輝研磨有限公司創立於1977年,擅長外圓精密研磨,研磨加工種類材質繁多,時常挑戰一些難研磨的大型滾輪。在外圓研磨領域有非常豐富的經驗。此次,砥礪琢磨就拜訪了金明輝的廖國閔老闆(下稱廖),藉此來了解外圓研磨這個領域。外圓研磨的困難點砥:請問廖老闆接觸外圓研磨這項工藝有多久了呢?廖:很久了。就跟著爸爸,從小就開始摸了!小時候把這個當打工在做,漸漸耳濡目染,就做到現在了。砥:外圓研磨這項工藝,終端客戶比較多是哪類型的客戶呢?廖:造紙廠、油壓的機具廠、鍛造廠、印刷廠等等...很多!我們遇到的客戶範圍其實很廣。砥:我們有發現,貴司也有在經營社群網站的粉絲團,與同業相比,更新得很頻繁而且內容很豐富。請問您是如何經營這區塊的呢?廖:其實就是想將自己的一些經驗分享出來。而且成立粉絲團後,會遇到形形色色的客戶,有些雖然不是我們可以接單的範疇,但確實得到蠻多人詢問,蠻有趣的。砥:所以我們在粉絲團上有看到,您主要接手的多為大型滾輪的工件,當初為何是想朝向大工件的方向去經營呢?廖:因為如果不夠大,價格就無法提升上來,會比較沒有競爭力!但我們也不是最大的,我們自己的定位大概是中間偏大的區塊。而且也一直追求更精密、精細化的方向去走。砥:要研磨大工件與研磨小工件是很不一樣的,也都有各自困難的地方,您覺得研磨大工件最大的困難在哪呢?廖:業界有句話說「大項個呷眉角,小項個呷巧手」(譯:大的靠技巧、小的靠手巧。)小工件在磨的時候,砂輪的變化還不會這麼明顯,相對比較好掌握砂輪的狀態,但是它的精度要求就會很高。可是當你在磨大工件的時候,砂輪可能沒辦法全部跑完就磨耗掉了;甚至遇到像SKD11那種硬料,預留量又不多的時候,真的就要花很多功夫。外圓產業現況與趨勢砥:聽說最近的景氣有似乎有比前幾年好?在你們這產業有感受到嗎?(訪問時間為2018年初)廖:如果和前幾年比確實有比較好,但景氣這方面其實很難說。現在就有點像是到了用餐時間,客人會一窩蜂地湧進來,但過了這段時間後,就又鳥獸散了。就我觀察,從08年後,這樣的現象已經成為了一個常態。在08年以前,一整年可能都還是需要加班的,尤其是過年前,整個做到手軟!最大的差異在於08年以前,客戶都還會備有庫存,尚可以做預估性生產;但08年之後很明顯的就開始漸漸不備庫存了,加工時程縮短,常常都是急單。以至於現在淡、旺季變得很不規律。________________但景氣這方面其實很難說。現在就有點像是到了用餐時間,客人會一窩蜂地湧進來,但過了這段時間後,就又鳥獸散了。________________砥:這個現象似乎也產生了研磨人員缺乏的問題?廖:沒錯,研磨人員真的越來越難找了。尤其是研磨這個領域不是人來馬上就可以上手的!什麼材質配什麼砂輪、要多少線速度、轉多快、跑多快,都需要經驗慢慢去累積的。所以現在我廠中很多都必須要請外籍的師傅來做。要台灣人來做流動性高、很容易巡練完後跳槽;或者是一看到工廠的環境、工作內容單調枯燥,就不做了。研磨人員真的很難請。砥:但是我們也曾看過設備很新的冷氣廠房,也都有人員缺乏的問題,您覺得可能是甚麼原因呢?廖:我覺得可能是因為現代的人一班很少接觸這類工藝,就直接將其歸類在「黑手」。因為不了解,所以就下意識地拒絕了。但其實研磨拋光這段製程,已經是整個加工產業的末端了,不像前製程那麼粗重。如果將這些技術學會甚至應用的更精密,其實工作機會是很多的。但現實狀況是請不到人手,所以那些數控的機臺就開始慢慢發展起來了。砥:所以貴廠也開始在使用數控的機台了嗎?自動化的趨勢對於貴廠有什麼樣的影響?廖:因為現在自動化真的是趨勢,所以我們現在也有在使用CNC的機台。只是現階段的編碼還是很困難,例如那種很長的工件,中間如果出現象震刀的變化,就沒辦法馬上改正。所以最後還是會切回半自動的方式。人工還是要介入才行。研磨這件事還是有太多目前無法完全數據化的變因,要完全自動化還需要一段時間。________________研磨這件事還是有太多目前無法完全數據化的變因,要完全自動化還需要一段時間。________________以上感謝廖老闆接受seya的訪談。本文為砥礪琢磨原創,轉載引用需註明出處。